桑巴风声之12:寻找龙猫的孩子

你运载着一个天国, 运载着花和梦的气球, 所有纯美的童心, 都是你的港口。 ——顾城

假如足球是一种生活,那么毫无疑问,世界杯就是一部生活的百科全书。在这赛事过半的巴西,你可以读到你所想要读到的一切:譬如一滴致命的清水,一筒性急的卷纸,几颗发霉的阿司匹林;又譬如一把春天的手枪,一场午夜的和平,或第五份保险的结局……这里面有自由,有速度,有意志,有思考,也有更加本质的东西:是非善恶的人性,悲欢离合的人生。

刚刚过去的比赛日,除了上述的一切,惘然若失中,我还读到了另一篇噙满泪水的佳作——那被所有习惯于胜负的人,像忽略过程一样忽略的童真。

这是胜利必然的纪律吗?到处都是梦的遗产,到处都是理智的诘难,到处都是密集的人头,到处都是手段,到处都是陷阱……孤独的孩子被秩序井然的景色牢牢囚困,彩笔勾勒的梦想和荣誉突然脱手而飞,遥不可及,就像已死的快乐,茫然失措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交谈的舌头。心灵的发辫颓然松开、低垂,那么杂乱无章,那么无能为力。

半场便被换下的巴洛特利,迷惘的眼神始终忍受着一块石头的喧哗,球队窝心的失利令他的第一届世界杯在板凳上戛然而止。沉重的空气如同史籍般精炼,体温般真实。一次哭泣就是一次成长,但眼泪并未如泉水喷涌而出。我的孩子,双眉紧锁是否显得太空?万种闲愁是否来得太快?走吧,既然十个人的控制力无法换来一场平局,既然颟顸固执的裁判选择了一幕齿印下的悲剧,还有什么割舍不下?带着被伤害的玩具,带着被恶作剧的五彩想象力,下一个四年,别来无恙。

东洋人以巴尔德拉马时代的传统方式,惨败给了今日脱胎换骨、锋芒毕露的哥伦比亚,多么讽刺。香川真司拖着疲敝的胫骨,复制了一个挑战风车的堂吉诃德。一次次疯狂的盘带,一回回绝望的奔袭,寻找龙猫的孩子手里没有握紧黑色雨伞,注定徒然贡献忧愁;本田圭佑用少年时追逐梦想的方式逐来了一段离别的伤情,奋勇扛在背上的明灯,却把阴影投在了他的身前。寡独的黄昏没有雾霾和暴雨,但漫长的痛苦暮霭沉沉。

此情此景,我不由想起了远在万里之外的宫崎骏,这位穷尽一生的铮骨,坚定站在军国主义对立面的和平主义者,这位与大自然融合为一,在根源处发扬真理和大爱的全世界的人文大师,面对这样一场结果上的溃败,是否会为他的同胞所呐喊出来的童真和勇气抒发一个情怀?或者说,童真不死,失败很遥远。

失败令拼搏的失败者更加伟大,这不是主题,这是文明的倾向,是温暖的种子。正如志得意满的额头代替不了朴素的心跳,又正如最高的美从来不会浓墨重彩,它总在你忽略或罔顾的地方细水潺潺,润物无声,一次发现便是一个隽永悠长,一次回首便是一个新的方向。生活的丰富性从不拘谨,但极有分寸。而放弃所有可能正是赢得一切,而意大利也可能正是阿根廷。 2014年6月25日子夜

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Copyright2017. 厂宠网